yumiHPS

想左抱哲也右搂勇利怀中还有一个27……

我一定是看了假的《我是歌手》!(又名每一期都在看他们秀恩爱)的小番外 上

一周年啦!!!

硬要说大概是9.5期这样的小插曲?

都是正文请注意。

我们这回车不发动所以可以不用滴卡哦~

各位,我们这回不飙车,是的,不飙

 

辛亏是深夜,所以路上没有怎么堵车,不过回到酒店也是三更半夜了。

勇利付好钱,便转过头想叫维克托起来,但看到维克托的睡颜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。

之前说得那么轻松,这么急匆匆赶来肯定还是累着了吧?

抬手轻轻摸着维克托眼下的乌青,勇利思考了几秒,便下了车,撸起袖子准备干活。

勇利刚想把对方整个抱出来,没想到刚碰到人就被不知道什么时候醒过来的维克托阻止了。

“勇利,到了就叫我啊,你这样做要是我太重不小心弄伤你怎么办?”

“不会啊,我对自己的体力还是有自信的,扶你进房间也不是做不到。”

“那也不行,”维克托走下车,皱着眉头帮勇利整理袖口,“你这样我身为男人的尊严可就没了啊。”

“可我也是个男人。”而且帮自己的恋人有什么不对!

勇利不服气地反驳道,手也跟着对方一样帮自己恋人理了理衣领。

“嗯——这倒也是啊。不过还是不行,我不想让你受累,今天勇利你的体力消耗应该很大吧?”

维克托倒是乐得看他帮自己打理的样子,看上去就像对新婚夫夫一样。

这话不说还好,一说就激到了勇利。

只见勇利一言不发,甩手低头转身就走,任凭后面的维克托怎么叫他都不应。

完全不知道刚才的话又哪里惹到勇利,维克托抚着下巴想了想,还是决定先跟上去,缠着勇利试图让他理下自己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所谓理想丰满现实骨感可能就是形容现在的情形吧。

直到两人进了房间,勇利都没有跟维克托说过一句话,这不得不让维克托感到挫败和一丝丝生气。

“勇利你打算和我闹别扭到什么时候?”

自知自己的反应过了的勇利内心其实也十分的愧疚,却又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维克托,只好低下头,一步步凑过去,手摸上维克托的掌心,有一下没一下地刮着。

见勇利总算是愿意和自己好好谈,维克托暗暗松了口气,然后用力握住了勇利的手,拉着勇利坐到沙发上。

“刚刚我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吗?如果是这样的话我道歉。”

维克托即使坐下也没有松开手,双眼直视着勇利,眼里的真诚让勇利更加不好意思说出来这只是自己一时的焦躁。

几分钟过去了,还是没有听到任何回答,维克托终于也失去了耐心,索性站起身从房间里的冰箱里拿出了几瓶饮料。

这是他的最终兵器,如果这都没用的话那就真的没法子了。

勇利看到维克托手上拿了什么的瞬间,心中警铃大作。

为什么酒店的冰箱里会有伏特加?!这里明明不是俄罗斯!

看透了勇利想法的维克托嘴角勾起弧度,露出了平时的饭撒笑容,本来好看得让人尖叫的模样现在在勇利的眼里却是犹如魔鬼临世。

“既然勇利怎样都不肯说,那么,就用这个来坦诚相待吧!”

“拒绝无效,勇利你应该了解的吧,这可是经纪人兼老师的命令哦?”

今晚,怕不是要浪到飞起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所以勇利到底为啥要对我发脾气啦——”

酒过三巡,维克托就完全丢掉了年长者的姿态,对着他的勇利不停地撒娇,企图从他的嘴里撬出点什么。

此时的勇利早就醉得不知东西了,任由维克托对他又蹭又摸吃尽豆腐,问他什么都老实回答。

“唔……因为、因为维克托也很辛苦不是嘛!”

虽然这个老实回答感觉更像是发酒疯。

“明明搭飞机过来就没你说得那么轻松,黑眼圈都那么重了还要顾着我!”

情绪一激动,动作幅度也变得大了,担心勇利碰到桌子尖锐边角的维克托自然是要保护了。于是他一拉一扯,直接从背后拥住了勇利。

就算是喝多了,抱人的力度也是把握得刚刚好,不会太轻也不会让重到他喘不过气。

勇利挣扎了几下,发觉挣脱不开,闹得更是厉害。

“好啦勇利,”维克托拍拍勇利的脑袋,安抚着他,“我算是知道了,之前我的话让你觉得像是在勉强我迁就你。”

勇利窝在维克托的怀里不说话,看样子是默认了。

“但事实上并不是这样的。”

维克托稍稍加重了力道,绝不会对勇利动手的他只能以这种方式来表达自己现在的感情。

“我想要更加地疼爱勇利,想要宠爱你,想看你对着我撒娇。所以与其说是迁就,不如说是我的私心才对哦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喜欢你。”

维克托毫不犹豫地打断了勇利接下来要反驳的话,因为要是不这样勇利绝对会继续乱想,这个时候最重要的就是掌握好主动权。

“我喜欢你,勇利。”

“我想看你害羞的样子,我还想看你在舞台上高兴地唱着歌的姿态,不过我最想看的是,你每天早晨醒来后对我露出的笑容。”

“为了这个我做什么都可以。”

“我爱你,勇利。”

耳边接触到温热的气息,酥麻的感觉一下传遍全身,来自爱人的爱语让身心都被刺激到的勇利喘息不已。

“维克托这样的太、太犯规了!”

“犯规?我认为把这个叫告白好点。”

维克托用手捧起勇利的脸让他对着自己,少见地用认真严肃的神态看着他。

“听好了勇利,我不允许任何人质疑我对你的感情,哪怕那个人是你也不行。我现在所做的一切我都心里有数,也心甘情愿。勇利你也知道的吧?我是个多么任性的人。”

怦怦。

不论是皱着眉头却依旧帅气的脸庞,还是略显霸道的话语,这些都让勇利心跳不已。

也许是喝多了也说不定,以往固执的自己居然被这样的话给说服了。

“维克托果然很任性呢。”勇利笑了出来,喝醉的缘故让他的笑容看起来有点傻气,但在维克托眼里,这个笑容简直可爱到不行。

“不过要说任性的程度,我和维克托也是不相上下的哦?就算这次我理解了,搞不好之后也会也有类似的事情发生,这样也没关系吗?”

“如果你是说吵架的话那还好啊,每次的争论都会让我们更了解对方,更理解对方,我们之间的羁绊也会变得更深,只要这样想,就会觉得连拌嘴都是件美妙的事。”

“不愧是维克托,还能这样想。”

“那对这样厉害的恋人,亲爱的有没有什么奖励呀?”

知道勇利认同了自己的观点而放松下来的维克托忍不住开始打趣,不过他可没抱什么太大期望,现在勇利还没完全醉倒,按理来说是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举动的。

不过这一次他又想错了。

只见勇利半眯着眼,脸颊酡红,带着醉意抚摸着维克托的身体,然后,一个用力推倒了后者,翻身坐在维克托的身上,俯下身靠在耳边说话,用着慵懒撩人的语调。

“Love me as you like,Виктор ”

看着eros全开的勇利,维克托不禁想起了去年酒会上他令人激动的请求。果然不管什么时候,勇利都会让自己惊喜。

于是他伸出了他的双手扣住了勇利的腰身,打算好好与他的天使,亦或是小恶魔好好度过火热的一夜。

这个时候维克托还不知道,大概十几分钟之后,他会为自己这个决定痛而又快乐着。

TBC

评论(2)

热度(60)